CruzCrys

沉迷Detroit和银英。

【底特律】[Markus/Connor]死亡3~4

前文:1~2

警探组亲情线,MarkusXConnor爱情线。

注:突然发现自己的bug,Leo这时候应该还活着……就当这混小子红冰吸多了早夭吧【x


3、

Markus在画画,他惯于闭上眼睛、任由手执笔茫然地挥舞,此刻,他那颗温柔而冷静的核心才能从飞向耶利哥的文件里、人类和仿生人一次又一次举行的游行抗议里,还有他亲爱的导师Carl的逝世里解脱,只留下一点点情绪的余烬——疲惫、痛苦和崭新的希望。

Carl葬礼那天,人类中的知名人物也都纷纷到场,身着黑色西装和礼裙。底特律一如既往阴郁地哭泣着,昆虫的嘶鸣也好、鸟兽的呼唤也罢,都被落地的水溅起的水花掩埋了。只有殡仪人一铲铲扔下的土,在耳畔沉重轰然坠地。

老人视若己出的孩子撑伞站在雨里,前所未有的痛苦席卷了他。

仿生人没有痛觉,Markus想,但这就是疼痛……疼痛的感知如此敏锐,仿佛是从核心蔓延到每一根电路,直至指尖末梢都发出了不堪承受的悲鸣。

然后他看到了Connor,这小子仍然穿着那身仿生人制服、带着LED灯,和汉克一起先后敬上鲜花。

那LED闪烁着蓝色,明亮、平静。

Markus发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吼。——但他不想毁了这场葬礼,这是Carl的最后一次社交,最后一次亮相,也许从此以后,所有人都将记得一位名家的画作,但将遗忘Carl——遗忘他年轻时曾下得一首好棋,早餐总喜欢鸡蛋培根加黑咖啡,越来越喜欢抱怨自己的画作不合心意,明明是位名流却厌恶社交……恐怕只有他记得。

“Markus,”黑衣仿生人走近了他,蹙眉露出关怀而安慰的神色,“I`m sorry for this …”

“No, u r not.”老人唯一的孩子抬起头,打断了他,“Not at all.”

Markus凑近两步,微微倾向了Connor:“你并不觉得悲伤,也没有遗憾。Carl的……过世,对你一文不值。”他哽咽了,他从未想过咄咄逼人,也从未失态,但此刻,痛苦控制了他的身体和大脑,只有心脏独立出来,冷静地审视着这个疯子。

Connor皱起眉:“我以为安慰会让你好受一点。”

“同理的安慰才会叫人好受,”Markus平静道,他异色的双瞳锁定了Connor,年轻仿生人的表情再次回到了平常的神态,只有LED灯闪了两秒黄光,“我很抱歉说了这些。这两天,请你多看顾耶利哥,我恐怕没有时间。”

Connor不再说话了,他只是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
4、

“现在没人会挂上仿生人不得入内的标志了,”Connor走进酒吧,在Markus身边坐下,“这是你的功劳。”

Markus摇晃着酒杯,没有回答:“Carl说过,酒可以消愁。”

“但你喝不了酒。”

“是啊,”Markus摇了摇头,脊背慢慢弯垂下来,“是啊……所以,为什么是你?”

Connor无视了老板的瞪视,看来人们对仿生人的态度不像标志一样容易取缔:“North和Simon都觉得应该让你再缓一缓,所有人都这么觉得。”

“但你不。”

“是,”Connor冷然道,“已经过去整整一周了,耶利哥的诸多事宜必须由你亲自解决。”

Markus烦躁地放下酒杯,敲出闷响:“你们的智能系统足以应付这些。”

“但androids需要你,deviant需要你,只有你是那个领袖。”Connor站起来,逼视着Markus,“我们无法取代你。”

年轻的仿生人领袖转开眼,避开了Connor的目光。

Connor的语气再次温和下来:“介意和我谈谈吗?关于Carl的事情。”他甚至抬手叫了一杯蓝血——鬼知道前-反仿生人酒吧里为什么有这个,也许是耶利哥的功劳吧——换到另一边坐下。

沉湎于痛苦中的年轻人抬眼看看他,无力道:“你不明白……你甚至不是deviant,你不明白死亡是什么,又意味着什么。”他也叫了一杯蓝血,老板骂骂咧咧地砸过来两个半满的杯子,Markus没管他,径直拿给Connor一杯,自己则灌下了一大口。

仿生人摇了摇头:“我曾经死亡,有人——Hank,冲我的脑门来了一枪子儿。”

Markus惊奇地看向他,放下了酒杯:“你和Lieutenant Anderson看上去关系挺好。”他含蓄道。

“那是后来的事了。”

Markus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眼睛:“我们死后是什么样?”他问道,“……不,我知道死是什么感觉,但我没真正死过,半死吧,然后从地狱里爬出来了。”

Connor几乎是在微笑了:“死后,什么都没有。”

Markus看见他垂下眼睑:“NoAndroid hell, nor heaven.”

两人陷入了沉默,黑死病骑士的音乐嘈杂地充斥了整间酒吧,邻座卡座的中年人还在絮絮叨叨、指指点点对他们比划着什么。

黑肤的deviate打破了沉寂:“出去聊吧,这里太吵了。”Connor含笑道:“我以为所有陷入悲伤的人都喜欢酒吧,且不愿离开。”

“Oh, experience from Lieutenant Anderson,huh?”Markus微笑了,他结了帐,站起身,示意Connor一起出去,“你开了车吗?”

“出租。”

“我可以顺道载你回家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他们走出门,不知道是什么高新科技,那扇薄薄的木门合上的瞬间,所有的吵闹都仿佛隔了云端,变得飘渺而遥远了。

Markus发动了轿车,询问Connor家的地址后便上路了:“听点歌吗?”

“不了,”Connor道,“我受够车载音乐了。”

Markus换了个话题:“你觉得人死后有什么?”他们遇上了红灯,彩色的霓虹光透过车窗,抚摸着他们的侧脸,留下一个斑斓的剪影。

“什么也没有。”Connor说道。

“不,”Markus反驳道,“我的记忆是来自Carl的,他的逝去就留下了更深的记忆。”

Connor皱起眉头:“但他已经死了。”

“这很有趣,”Markus说道,“但人不是用肉体和灵魂定义的,是由他和谁产生了怎样的关系定义的。”

Connor不再说话了,LED灯安静地闪烁着黄色。

Markus轻声道:“你几乎就是个人了。”他们的汽车重新开动了。

“死亡是最优先的,”Connor说道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一切都无法与死亡相提并论,因为死亡意味着斩断了人与其他人的所有联系,联系无法更多生长了。”

“你几乎就是个人了。”

Connor摇了摇头:“我不是,我只是装备了足以模仿人类思维的智能系统。”

“那你和人类又有什么区别呢?除了甲壳虫的外在,你同人类毫无区别。”Markus说,“你只是对freedom毫无渴望,对死亡无所畏惧。这让你既不是deviant,也无法成为人。”

“不,我恐惧死亡,”Connor说道,“死亡后什么也没有,但这里很好。”

车开到了,侧车窗正对着Hank家的大门,暖黄色的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,飘来一丝温暖,Markus听见了Sumo的吠声。

“我希望你明天能够准时到耶利哥。”Connor打开了车门。

Markus凝视他的背影:“我会的。”他平静道。

Connor关上车门,按响了回家的门铃。Markus目送Anderson冲Connor劈头盖脸一顿训后,向他送来远远的点头致意。

他摆了摆手,发动汽车。

Tomorrow is another day.


评论(14)

热度(1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