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uzCrys

沉迷Detroit和银英。

【底特律】[Markus/Connor]死亡1~2

注:这个结局和游戏不大一样,姑且认为是一个完美happy ending吧。而我的故事发生于一切结束三十年后的某一天。

警探组亲情线,MarkusXConnor爱情线。


“死亡没什么大不了的,”康纳轻声说道,“死后,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No Android hell, nor heaven.”

 

仿生人可以得到永生,只要他们拥有足够的生物零件与蓝血。这些微不足道的需求对于伟大的耶利哥领导人、反歧视运动发起者、仿生人的精神领袖等一系列名誉加身的Markus而言,不过举手之劳。

但人类,脆弱的人类绝非如此。

1、

Connor安静地站在门外。

这个早晨很普通,阳光刚刚溜进窗台就被敏锐的前-最新型仿生人捉住了行踪,他搁下想到一半的文件,去烤吐司、热牛奶、煎蛋和培根、顺道下单买了点黄油和果酱。这没耗他多少时间同精力,仿生人在走廊的镜子前理了理板正的衣装,准备去叫醒Hank。

他敲敲门,无人应答,这倒很正常。

他推开门,白发和胡须乱糟糟地堆在床头枕头上,那是一位老人,看上去干瘪而脆弱,只有眉间深深的皱纹隐约透露出他年轻时的干练、暴躁和气盛。

但Connor停住了,他用那极端敏锐的感官去捕捉空气携带的每一丝消息,每一丝都写满寂静。Hank惯有的打鼾没了,睡梦里的骂骂咧咧没了,甚至连人类的呼吸和心跳都没了。

这可真奇怪,Connor想,我总觉得他还很年轻。

哪怕经历了Anderson的颓废、振作、年老后的伤病缠身,他心里的,不,数据库里的那位lieutenant还是在雨中给了他一巴掌和一颗枪子儿的人。

相对使用期尚且年轻的仿生人平静地联系了警局、殡仪馆并发布了讣告,LED灯始终安静地闪烁着黄色的光,可他明明什么数据也没处理。

2、

耶利哥高层接到了Connor的请假报告,这对一个三十年来风雨无阻、除了帮Lieutenant Anderson处理疑难案件和送医以外从未离岗的敬业仿生人(对,Connor哪怕在耶利哥工作了还不承认自己是deviant,对此Markus表示理解)来说,可称不上寻常。

Markus得知此事时,North正与他争执不下。

“你应该好好想想,”North抱胸靠在门边,看着他,“不会有仿生人拒绝成为deviant,就像不会有人拒绝自由。”

领袖双手轻轻朝下按了按,凝眉道:“Connor就不愿意,但他还是耶利哥的得力助手……”他抬手阻止了North的开口欲言,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“时候?”North松开了手,站直了身子,“这句话我们已经说了三十年了!我不能理解,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能推行下去?”

Markus没有说话,他的心里对一些事情感到不很确定,但他的导师已经离开了他,这是他无法控制的。

North盯着他,试图得到一个答案。而在她的视线里,Markus的眉头越蹙越紧了,他平静而沉着的眼睛里慢慢浮现出一丝茫然与怜悯,那低垂的嘴角和半合上的眼睑里也都泄出悲悯的光彩。

North知道必然发生了什么,她同网络连接,从Simon那儿得到了答案。North难以形容那一刻的感情:“天啊……”她轻声说道,再次把目光投向他们黑肤的领袖,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她停顿了片刻,始终咬着牙,却又泄了劲,沉默着离开了房间。

Markus目送她的背影,但心却没放在那儿,他沉沉坐下——几乎是把自己甩进椅子里,又站起。窗户开着,阳光洒进室内,柔软而灿金的细线包裹着Markus,但他既感受不到温暖也感受不到寒冷。


评论(6)

热度(133)